返回首页
“扫一扫”
中外医讯

印度假酒之殇


发布时间:2019-03-18 11:03:28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2月上旬,印度北方邦和北阿肯德邦曝出假酒事件。印度官方数据显示,印度每年约1000人左右因饮用违法酿制酒而死,其中大部分发生在贫困地区。触目惊心的印度假酒惨案为何屡禁不止呢?

2月上旬,印度北方邦和北阿肯德邦曝出假酒事件。印度官方数据显示,印度每年约1000人左右因饮用违法酿制酒而死,其中大部分发生在贫困地区。触目惊心的印度假酒惨案为何屡禁不止呢?

 

 

尽管对于印度这个体量庞大的“高邻”,国人往往有着多样的评价甚至偶有吐槽,但得承认,印度人是很容易快乐的民族。不过,就在中国的新年前后,印度却发生了几起假酒致数百人死亡的悲剧。截止2019年2月24日,印度阿萨姆邦政府表示,印度假酒事件已造成156人死亡。印度当局随即加大对制售假酒的打击力度,查获假酒超过1万升,抓捕200余人。北方邦政府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在此次事件打击假酒行动中,共有3049人被捕,查处没收自制酒超过79000升。

 

假酒中毒屡次发生

 

实际上,这起假酒致死并不是一次偶发事件。在此之前,印度已发生过多次假酒夺命案。2018年11月28日,西孟加拉邦距离加尔各答市100公里的纳迪尔区发生假酒中毒事件,造成7人死亡,16人病情危急,30多人住院。2017年,在北方邦阿扎姆加尔地区,18人因饮用假酒身亡。2016年7月17日,北方邦阿里噶尔市发生假酒中毒事件,造成28人死亡。

 

2015年6月17日晚,在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西马拉德郊区、孟买马尔瓦尼区北部的拉克西米格尔贫民窟发生群体性致死致伤惨剧,共造成92人死亡。2015年1月,出现在印度北方邦的一批劣质非法假酒导致至少28人死亡,另有160人被送往医院。

 

2013年10月17日晚,印度北方邦阿泽姆格尔地区农村的数十名村民在饮用了从当地小店购买的酒后出现恶心、呕吐等症状。在被送往当地社区医疗中心进行救治的过程中,很多人已经生命垂危,共造成37人死亡。

 

∧截至2019年2月24日,印度阿萨姆邦政府表示,印度假酒事件已造成156人死亡

 

2011年12月14日,印度西孟加拉邦也爆发了一次大规模假酒中毒事件,共计300多人出现中毒反应,约170多人送往医院后因为中毒较深,出现呼吸衰竭而身亡。西孟加拉邦警方事后逮捕了10名涉嫌向村民们供应假酒的商贩,当地村民也因愤怒捣毁了一家假酒窝点。后当地政府宣布赔偿每位死者20万卢比(约1.88万人民币)。

 

2009年,古吉拉特邦发生的一起假酒案导致了136人死亡,而早在1992年奥里萨邦发生的一次假酒中毒案,造成了超过200人死亡,是印度史上最惨重的假酒中毒案之一。此次的奥里萨假酒案中,政府声称是由于掺入止咳药导致,调查人员已经在假酒的非法制造点发现了大批止咳糖浆药瓶,同时还发现掺有大量的工业酒精,而上次的西孟加拉邦也是因加入了工业酒精导致中毒。每天因酒精饮品中掺入有害物质导致中毒、甚至死亡的案件在印度全境时有发生,但中毒者多为下层人民、贫苦劳工、小贩等,所以并不是每起都能引起政府及各界的关注。

 

在各种假酒案中,致命的物质是甲醇。甲醇可被用作甜味剂,但也有稀释和防止冻结的工业用途。甲醇对人体毒性很强,吸入10毫升甲醇可致盲,30毫升就可致命。假酒中另一种常见的可导致中毒的物质是硝酸氨,硝酸氨也是因为有助提高酒的口感而被使用。据印度国际烈酒和葡萄酒协会估算,印度民众平均每年饮用50亿升酒,其中假酒比例高达40%。

 

贫穷引发的造假怪圈

 

明知假酒致命,为何买卖屡禁不止?除却食品安全问题,这其中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制度本身的缺陷和社会习俗的引导。

 

受宗教传统和文化影响,在印度,酗酒被视为非常恶劣的行为。禁酒主义者圣雄甘地认为酒会乱性,因此滴酒不沾。《印度宪法》第47条也规定国家不鼓励酒类消费。政府不但对进口烈酒征收150%的高额关税,同时严格控制印度国内酒精饮料经营许可证的发放。印度比哈尔邦,古吉拉特邦和那加兰邦还颁布了严格的禁酒法令。

 

但法律执行上的不完备,也给私酒产业留下了空间。因为没有政府颁发的许可证,很多餐馆不能贩卖酒精饮料;即使是在可以经营酒精饮料的餐馆,如果客人选择喝一杯酒,则需要额外支付20%的税。另外加上正规酒的生产和销售由政府垄断,只有获得政府许可的生产商才能造酒。而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地方高官的亲朋好友,因此酒精饮料价格高昂,不平衡的供需关系使非法酿廉价酒的歪风猖獗,且屡禁不止。

 

以印度产的洋酒为例,合法的印度产洋酒由糖蜜(印度制糖业一种副产品)酿造而成,但由于政府征收重税,这种酒的价格高到只有两成印度民众可负担得起。例如,一支700毫升的威士忌或朗姆酒售价可高达400卢比。相比之下,那些由地下作坊主要采用蔗糖、掺入甲醇等非法酿造的假酒,价格往往不到正规酒的十分之一,通常一个塑料袋或一个玻璃瓶装的假酒25至30卢比就可以买得到。如此低廉的价格很受底层人民的欢迎。在西孟加拉邦发生的假酒案的中毒者就大多是建筑工人、人力车夫、小商贩,他们当时就是以10卢比一杯的价格购得假酒。

 

假酒的销售往往是隐秘的,主要靠民众之间的口耳相传。印度假酒的销售对象大多是收入不高的贫苦人群。想喝酒,又喝不起正规酒店出售的酒,他们并不介意去假酒商贩那里买一杯廉价酒精饮料过瘾,这样假酒贩子们的生意自然就好起来。加之许多地方警察等执法部门会收取假酒贩子的贿赂,对违法销售假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目前,印度实施酒品专卖制度,酒精饮品只能在有“售酒执照”的酒店销售。而“售酒执照”的获得并不容易,往往是官商交易的产物。在总体限制饮酒的大背景下,印度酒品的价格颇高,其中累加到消费者头上的各类税费甚至占到售价的一半。据《印度快报》报道,2011年印度产白酒的消费税只有25%,如今已经涨到40%~60%,这无疑给假酒创造了市场。

 

政警腐败带来更多混乱

 

由于大批贫困人口成为潜在消费者,致使假酒利润十分可观,印度法律未能杜绝制造和买卖假酒的问题。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日益严重的腐败现象和不断滋生的官僚主义让一切变得更加混乱、更加不公平。警察、政客、海关官员和走私分子间沆瀣一气,从中渔利。利益共同体使政府在打击假酒时多少有些“投鼠忌器”,结果只能是上层造假,贩假分子受到袒护。

 

一些印度学者指出,有人生产销售假酒不可怕,可怕的是所有应该管理假酒的环节都出现了问题。这种从上到下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印度的假酒制造商为何如此猖獗?主要是因为当地政府对非法造酒行业监管不力。

 

有报道称,贪污受贿的警察队伍助推了假酒的横行。某个公开出售假酒的商店距离公安派出所仅10米之遥,警察对店里卖的是什么肯定心知肚明,但就是不对这些制假售假窝点采取打击和取缔行动。一些居民反映,在村里,假酒由当地黑帮团伙操控的窝点酿造,卖给当地的穷人,价格低至每半升5卢比。当地警察因为收取了假酒经销商的“保护费”,所以对违法销售假酒的行为疏于管理或者视而不见。结果受害的都是穷人。一旦事发被抓的是“小虾米”,倒霉的则是最底层的穷人。不仅如此,越是打击假酒严厉的地区,受假酒毒害的底层穷人越不敢去医院治疗或报警,以免被警方抓去当替罪羊。

 

∧大量在医院救治的假酒中毒人员

 

2015年6月17日的假酒事件中,有4名警察和4名军官被停职,其中包括马尔瓦尼区高级警务专员帕蒂尔。内部人士透露说,他早已清楚地知道这些酒中含有致命物资,却选择了坐视不管,听之任之。德里副警察总监维努•班萨尔在一份声明中说,现年26岁的曼苏尔•拉蒂夫•谢赫是这起假酒案中的主要嫌疑人,在孟买出现饮用假酒者中毒死亡后逃离,藏匿在新德里一位朋友家中。警方在他位于新德里西北部的藏身处将其逮捕,同时在孟买另有4人因与此案有牵连而被抓获。谢赫在审讯中承认,他从古吉拉特邦的艾哈迈德巴德市获取假酒的生产原料,将3桶“假酒”稀释后包装在小塑料袋内,然后运往西部城市。谢赫从事假酒生产销售已有3年时间,据说是“子承父业”,搞起了制假售假的家族企业。

 

酿酒法案严厉打击假酒

 

在印度,包括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在内的许多教派都反对饮酒,锡克教甚至严格禁酒。从形式上看,近年来屡屡因为假酒闹出人命的西孟加拉邦、古吉拉特邦、米佐拉姆邦、那加兰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等,都是印度对假酒进行严打的地方。其中古吉拉特邦是印度独立运动领导人、国父甘地的家乡,而甘地生前强烈主张禁酒。因此这个邦的法律禁止销售一切酒类,销售和购买酒类都被视为犯法。

 

印度政府曾经采取多种手段严厉打击制贩假酒,早在2009年就通过了酿酒法案。其中明确规定,凡是制造假酒致消费者死亡的犯罪分子将被判最低无期徒刑,最高绞刑的处罚,罚金也上升到100万卢比。

 

根据印度首都直辖区议会所通过的酿酒法修订案条款,对经查获制造假酒但未致人伤亡者,仅处以最高6个月监禁和10万卢比罚金;其他涉及走私、运输和贩售假酒者,判处6个月~3年有期徒刑,并处以10万卢比罚金;凡是在酒中掺入有害药物或原料,因而导致消费者死亡,将被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并处以100万卢比罚金。新的法案适用于酿酒商、酒吧及餐厅经营者。

 

根据修改案条款,如果假酒造成消费者残废或严重伤害,造假者将被判处最低6年监禁或最高无期徒刑,并罚款50万卢比。而原来的酿酒法处罚要轻许多,仅判处最高3年监禁与2000卢比罚金, 并且可交保外释。新法案严禁在公共场所喝酒,违者的罚金将从现行的200卢比提高为5000卢比。如果喝酒肇事,将处以3个月监禁和1万卢比罚金。新的法案仍规定喝酒年龄不得低于25岁,新增的条款规定酒吧、酒馆工作者、甚至经营者的年龄不得低于21岁,而且女性也可以在酒吧、酒馆工作。

 

这是继古吉拉特邦之后,印度第二个地方议会对饮酒制订出的严峻管理办法。2009年7月,印度唯一严禁喝酒的古吉拉特邦发生喝假酒死亡136人惨剧之后,邦议会通过一项法案,凡是制造假酒者,一经查实将面临死刑。

 

法律滞后非唯一原因

 

印度食品安全标准局正在制定关于酒精饮品的质量标准。该局官员表示,如果新标准能顺利通过审批,从2019年7月1日起将在印度全国正式颁布实施。

 

然而,因酒精中毒而死亡的事件,并非食品安全不过关的唯一案例。在印度全境,食物中毒死亡的事件时有发生。根据印度医疗研究委员会进行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印度约有51%的抽查食品受到农药污染,其中20%的食品有害残留物含量严重超标。频现报端的食品安全事件将矛头指向食品安全立法的缺位。

 

2006年,印度政府首次颁布《食品安全与标准法》,解决该国食品安全监管中存在的突出矛盾。印度先后颁布有14部涉及食品安全的法规。这些法规包括农业部的《牛奶与奶制品管理条例》、《肉制品条例》、健康与家庭福利部的《防止食品掺假法》、商业部的《出口质量控制与检查法》等。但多数规定都是非强制性的,不具备法律效力,因此难以落到实处。就拿酒精饮品来说,面对假酒横行,印度却没有一个可以有的放矢的酒精安全标准,这一大漏洞给无数假酒制造商获取暴利提供了捷径。

 

此外,民众的意识需要引导。虽然法律制度的缺失是目前食品安全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民众缺乏法律意识,也让政府的引导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面对不合理的法律制度,无法指望底层民众可以放弃廉价消费,去承担无法承受的高额消费。这才是印度政府真正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如果酒精饮料不能放开经营,政府依旧垄断生产和销售,恐怕这次的假酒中毒事件将不会是最后一起。

(责任编辑:宁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