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扫一扫”
中外医讯

2019年正部级“首虎”落马


发布时间:2019-03-18 11:21:25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月15日晚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了解,赵正永是今年以来被查处的第二名中管干部,也是首名正部级官员。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月15日晚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了解,赵正永是今年以来被查处的第二名中管干部,也是首名正部级官员。

 

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闭幕仅2天,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落马”。在央视1月9日播出关于秦岭违建别墅始末的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时,舆论推测有“大老虎”呼之欲出。片中屡屡不点名地提到了一位“时任省委主要领导”,此人即陕西时任省委书记赵正永。

 

∧赵正永

 

在专题片播出之前,陕西官场就有赵正永出事的传闻。2018年8月初,陕西官场盛传:赵正永便曾被叫去谈话;当年8月下旬,盛传赵正永被纪委办案人员从家中带走,之后失去自由;在此之前,与赵正永交往甚密的多位商人相继被控制。此外,赵正永在任期间还遭多人举报,其中包括“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赵发琦和一些陕西官场高官。

 

“铆工”的逆袭

 

中纪委网站发布赵正永落马消息两个小时后,曾在微博上连续披露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崔永元转发了此消息。有意思的是,早在2012年3月,他们二人就有过一次对话。时任陕西省委副书记、省长的赵正永做客崔永元主持的央视《小崔会客》节目。刚一落座,崔永元就拿出一副手套和一个活动扳手,要“考考”赵正永:“现在还会用吗?”赵正永说“应该会用”,接着戴上手套,抓过扳手,把钳口调到合适尺寸,咬住崔永元用手指比画成的“螺帽”,继而拧转起来。赵正永说:“我过去最初参加工作的时候是铆工、钣金工。我经常在介绍我的情况的时候说,我是工人出身。我也到过农村,插过队,当过农民。”

 

公开资料显示,赵正永1951年3月生,安徽马鞍山人,曾在马鞍山市第四中学任教的一名老师透露,赵正永是四中的“老三届” 学生(1966届至1968届的初高中生),成绩很好,也很能干,是学生会的干部,在学校小有名气。他和妻子是这所学校的同学,他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

 

赵正永参加工作的时间是从1968年11月到安徽宣城农村插队算起的。当了两年知青后,赵正永来到马鞍山钢铁公司(以下简称马钢)工作。由于爱好文学,写得一手好文章,他后来出任马钢公司修建部秘书科秘书,期间,他入了党。当地人称,那时候能进入马钢工作是令人羡慕的。

 

1979年6月,赵正永担任马钢钢铁研究所团委副书记,并很快晋升为马钢团委副书记、书记。1983年5月,年仅32岁的赵正永当上了马鞍山市委常委。在后来担任马鞍山市委副书记期间,他写了一篇理论文章,讨论毛泽东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在党建上的重大指导作用,认为应创造性地把党的方针、政策同本地的实际情况相结合,还引用了陈云的话“不唯上,不唯书,要唯实”。

 

1992年5月,赵正永离开马鞍山,来到安徽黄山市担任市委副书记。不到一年,赵正永升任黄山市委书记。赵正永在黄山留下过美名。1994年,50多岁的农民孙树华抱着几株僵果的辣椒,跑到黄山市委告状。孙树华说,当年春天从黄山市屯溪区蔬菜技术推广站买进4两南昌蔬菜科研所研制的“湘研一号”辣椒种子,种后辣椒疯长,但挂果极少,他曾多次向推广站反映,但迟迟得不到解决,这才到市委投诉。

 

时任黄山赵正永得知此事,批示:“请市农经委、屯溪区委、区政府、蔬菜办帮助农民维护利益,必要时可运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最后,南昌蔬菜科研所来人达成协议,该所无偿向屯溪蔬菜技术推广站提供了价值1万多元人民币的50公斤“赣椒一号”种子,还补偿菜农孙树华2500元。由此,一则“民告官,官为民”的新闻在当地流传开来。

 

1998年4月,赵正永调任安徽省公安厅厅长。1999年,王志文、李幼斌、高明等主演的电视剧《刑警本色》热播,时任安徽公安厅长的赵正永,以公安顾问的身份出现在了该剧职员表里。“他在省公安厅工作期间,工作能力还是挺强的,工作上要求比较严格。公安厅大院过去环境较差,治理无序。他到任后,做了重新规划,该拆的拆,该修的修,秩序越来越好,大院里的干部群众反应较好。”安徽一名退休干部称。赵正永在任职省公安厅厅长期间,还当过安徽省政法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通常是省委常委,但他不是。

 

厅官为他捡球

 

2000年对赵正永的仕途是重要的一年。这年,国家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央组织东部地区的一批优秀干部赴西部任职。当过知青、工人、工农兵大学生,有着丰富工作经历的赵正永,入选第一批“西进大军”。次年6月,他卸任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职务,转战陕西,出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终于跻身省委常委之列。“他临走时,有人请他吃饭,他志得意满地说了一句话:‘老天还是开眼的。’”知情人称。

 

赴陕后,赵正永的仕途顺风顺水,甚至还有“爆冷”升迁。陕西有政商圈人士表示,2010年,时任常务副省长的赵正永已经59岁,很多人认为他即将退休,他却被提拔为陕西省代省长,仕途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地多位资深媒体人对赵正永的印象是,爱出风头,喜欢接受采访,并在记者会上善于侃侃而谈。2010年6月2日上午,陕西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闭幕后,新任代省长赵正永接受媒体集体采访。

 

《华商报》一位记者问他,在任期内最希望听到三秦百姓怎样的评价。他说:“我想以我的实际行动和政府的工作效力,让老百姓认识到,这是一个心中装有百姓利益的干部,一个肯干实事、务实的干部,一个廉洁正派的干部。”

 

在现场,他还吟诵起教育家陶行知的名言“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2011年1月22日上午,陕西省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闭幕,他当选为陕西省省长。会后的媒体见面会上,赵正永说自己非常爱上网。“现在的热词就是拍砖,我们希望网友能够更加关注我们的工作,促使我们加强改进。”

 

2012年12月,赵正永仕途更上一层楼,成为陕西省委书记。2014年,他在接受凤凰卫视吴小莉专访时,自称是“潜水型”网民,每天都会在睡前至少花40分钟看微博和微信。“我潜在水下,因为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先了解舆情,了解社会的动态,了解大家对陕西重大事情的看法、评价,而且很多事情我也是通过这个来处理。”

 

在陕西,除了省委书记,赵正永还有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网球队长”。知情人士称,赵正永主政陕西时,政府、国企、商界人士纷纷苦练球技,投其所好,网球运动成一时风尚,为的是得到赵正永的提拔和器重,“在网球场上,捡球的都是厅官”。

 

一名西安副市级领导干部曾接受媒体采访专门谈论网球运动,如今看来,很多话耐人寻味。他称,网球运动让人愉悦,“而这种愉悦的心情不仅来自于球场上的较量,更来自场外结成的友谊”。这名领导干部还说,打网球还能和谐人际和单位关系,“通过运动相识、相知、相好,行业与行业之间关系更加密切了;单位与单位之间工作更加密切了;省上与市上、市上与区县、区县与开发区之间的这种关系也更加密切了”。

 

2011年和2014年,陕西分别举办过两届省领导干部“网球家庭杯”邀请赛,可谓是当时的一大盛事。西安当地一家有名的网球中心老板与赵正永关系密切。这家网球中心每年都要举办“领导干部网球赛”,赛事的冠名费不菲。比赛结束后,赵正永会为获奖者颁奖。这名老板也颇受赵正永照顾,揽下很多工程。

 

2012年3月27日,中新网一篇《陕西办领导干部网球赛》的新闻称,在陕西省领导干部网球赛暨业余网球公开赛上,时任省长赵正永获得亚军。该比赛共有353人报名参赛。其中省级领导6人,厅局领导67人。

 

网球只是赵正永推崇“小圈子”的一个缩影。圈子内的人,赵正永格外照顾;圈子外的人,则毫不留情地打击。在中央巡视组对陕西的巡视报告中,数度提及存在用人搞“小圈子”“搭天线”问题,有的干部甚至是“‘火箭’式提拔、‘点卯’式工作,毕业后10年历经8个岗位,提拔至副厅级”。

 

2018年7月3日,陕西省气象台发布暴雨黄色预警,提醒市民谨慎出行,位于长安区的香积寺却迎来了一位特殊“香客”赵正永。当时,秦岭违建别墅案已经处在盖子被彻底揭开的前夕,从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之职退下来的赵正永回到故地,竟然求佛拜神,真是“不问苍生问鬼神”,赵正永的这一做法现在看来完全是“临时抱佛脚”。西安民间一直流传着“去过香积寺,平安又无事”的说法。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赵正永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遭多名高官举报

 

赵正永在陕西省长、省委书记任上,当地媒体多次报道他慰问看望拾荒工人,帮农民工讨薪、给网友回复留言等新闻,给人一种接地气、没有架子的印象。但事实上,赵正永却是陕西官场的“官霸”。正因为此,赵正永曾遭多人举报,举报者既有当地政府高官也有当地商人。

 

陕西官场的知情人士称,赵正永非常霸道,手伸得长,管得非常细。他当省长的时候,什么事情自己就定了,很少向省委书记汇报,而他当省委书记的时候,则经常管政府的事,包括干预案件。赵正永主政期间,陕西省委向中央巡视组的汇报稿,甚至没有经过常委会集体研究。赵正永的霸道使他与其他班子成员的关系非常紧张。这也就不难理解他的同僚们相继对他进行举报。反应的问题包括买官卖官、作风问题等。

 

某央企驻西北公司的一位高管称,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工作方面建树不多,出行时却随从一大堆,前呼后拥,去哪儿都恨不得封城。喜欢文学的他,说话爱引经据典,完了还要把自己说的话印成书。

 

据陕西省官场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6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陕西省委反馈的巡视“回头看”发现的问题包括:“四个意识”不够强,省委领导不够坚强有力,存在重表态、抢“头彩”,轻结合、疏落实现象。对脱贫攻坚的政治认识不足,扶贫开发工作有急功近利的倾向。干部选任程序不够规范,选人用人问题反映集中。上轮巡视提出的超职数配备干部、违规兼职,领导干部多占住房等整改不力。矿产资源领域存在廉洁风险。

 

∧赵发琦

 

“这一轮巡视‘回头看’实际上主要还是针对赵正永担任省委书记期间的一些问题。”熟悉陕西省政情的人士说,其中的诸多问题指向的正是赵正永担任省委书记期间怠政。在这一次的巡视回头看中,还特别指出,“处理问题靠中央推着走。秦岭北麓违建的204套别墅,经习近平总书记两次批示并提出严厉批评才全面拆除。”

 

此外,赵正永也被“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赵发琦长期举报干预案件。“千亿矿权案”是一起闻名中国的重大产权纠纷案,曾因卷宗丢失,震惊全国。2月22日,由中央政法委牵头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查明,所谓“卷宗丢失”系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

 

据悉,2003年,赵发琦的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下称“凯奇莱”)与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签订了《合作勘查合同书》,联合勘探发现了位于榆林一估值上千亿元的煤矿。但在权力的干预下,赵发琦并未能获得煤矿权益,合同被判无效,而他本人也因此被构陷入狱。十数年后,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底作出终审判决,判定该合作勘查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

 

2016年,在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之后,赵发琦开始公开在网络上对其实名举报。赵发琦在举报材料中称,赵正永对凯奇莱诉西勘院勘查合同纠纷案,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时任陕西省省长的赵正永曾两次召开省政府党组专题会,直接认定勘查合同无效,并指令工商局撤销凯奇莱公司的工商登记,严令陕西省公安厅和榆林市公安局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对赵发琦进行逮捕和审判。

 

赵发琦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我的案子上,赵正永不是干预而是亲自赤膊上阵,政府替代了司法直接办案。”他认为,赵正永权力膨胀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在公开举报之外,赵发琦还向中纪委递过多份举报材料,反应赵正永其他方面的诸多问题。大约等了一年,还没有赵正永被调查的消息。赵发琦转而公开实名举报干预其千亿矿权案的另一官员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不到一年,胡志强被扳倒。

 

秦岭违建难辞其咎

 

有人猜测,秦岭违建别墅或是压垮赵正永的最后一根稻草。在秦岭违建别墅之前,赵正永已经危机四伏,但还没被中纪委宣布“拿下”。自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魏民洲2017年5月落马后,陕西官场即有赵正永危险的判断。陕西当地多名消息人士称,魏民洲与赵正永关系密切,魏民洲曾向赵正永靠拢,并向其输送利益。

 

2018年6月中旬,赵正永曾经的下属、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被宣布落马。赵胡两人关系密切。据知情人士透露,“榆林是陕西的煤炭资源重地、能源经济大市,资源在地方、审批权在省里,两人有很多共同的商人朋友。有知情人称,胡志强“落马”后,买官卖官问题逐渐显现,甚至到了明码标价程度。一些经济发达的区县人事,基本都是赵正永说了算,要想在这些区县当“一把手”,没有3000万元想也别想。

 

2018年8月6日被宣布接受调查的陕西省纪委原预防腐败室主任胡传祥,就是赵正永的表侄。他被带走后,一家大型房地产企业的两名高管也被带走。随着纪检监察部门调查的进行,赵正永和秦岭违建别墅的直接关系,正在逐步浮出水面。

 

此后,陕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钱引安落马;西安市委原副书记、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西安市政协原主席程群力被处分……当地官场重磅官员接二连三落马,赵正永却像官场不倒翁,屹立不倒。直至秦岭别墅问题被清查,赵正永也在落马前就被整治秦岭违建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不点名”批评。

 

2018年7月以来,“秦岭违建别墅拆除”备受社会关注,秦岭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栋违建别墅被列为查处整治对象。而在2019年1月9日晚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的新闻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中,则详细披露了诸多细节。2014年3月,秦岭违建别墅破坏生态环境情况被媒体曝光。当年5月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首次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专题片提到,“接到习近平重要批示,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时任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刘小燕回忆称:“当时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传达学习),就是当时时任主要领导批示。”2014年当时担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省委书记)的便是赵正永,他于2012年12月至2016年3月担任该职务,难辞其咎。

 

另外,专题片披露,虽然早在2014年5月17日,西安市就接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件,但是,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调查小组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对违建别墅进行了清查,并在当年7月向市里进行了反馈:经过全面清查和各区县党政领导层层签字背书确认,违建别墅共计202栋。事实上,秦岭违建别墅的实际数字远远超过202栋,早在该数据出炉时,就有上千栋连片违建别墅被遗漏在外。

 

专题片提到,“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召开省委常委会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简单批示了事;“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到了西安市,时任市长也只是在常务会间隙,将属地两名区县领导叫到走廊,简单口头布置。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2019年第二期刊文《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政治责任》,为赵正永在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上所扮演的角色定性。文中称,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详细披露了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已经落马的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2014年在任时接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却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导致违建别墅问题长期整而未治、禁而不绝。

(责任编辑:空城)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