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扫一扫”
CBF

聚焦高考经济


发布时间:2019-07-25 10:15:18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在中国,大多家庭依旧深信高考是“一考定终身”。为了让子女有个好的学习环境、上个好大学,大多家庭都愿意倾其所有地付出。有需求就有市场,“高考经济”由此衍生。业内人士称,以高考考试为界点,“高考经济”又分为“高考前经济”和“后高考经济”。

在中国,大多家庭依旧深信高考是“一考定终身”。为了让子女有个好的学习环境、上个好大学,大多家庭都愿意倾其所有地付出。有需求就有市场,“高考经济”由此衍生。业内人士称,以高考考试为界点,“高考经济”又分为“高考前经济”和“后高考经济”。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时,参加考试的考生是570万人,在随后的40多年间,参考人数逐渐加持,在2008年达到了创纪录的1050万人。从2010年起,因为计划生育的显现,高考考生开始跌破千万,但每年仍维持在900多万人的级别。今年的高考参考人数猛增到1031万人,仅次于2008年。

 

几乎每年都是高考季节还没到来,“高考经济”就已经如火如荼。多年来,因为每年拥有近千万的考生参加高考,从考生考试前的衣食住行到考试后的吃喝玩乐,都蕴藏着无限商机。于是,高考几乎成了“唐僧肉”,谁都想咬一口,谁都想捞一把。

 

一所中学养活一个镇

 

6月23日是安徽省高考成绩公布的日子。很多在毛坦厂复读的学生紧张兮兮地用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准考证号码,在网页跳转出成绩的一刹那,几家欢喜几家愁。喜的人,可以如释重负地说上一句“毛坦厂,再见”。愁的人,在毛坦厂中学(毛中)门卫处,将写有名字与电话号码的高考准考证交给保安,迅速完成了复读报名。

 

时光轮回,一届新人换旧人。每年的高考放榜日,也正是毛坦厂这座小镇开始人头攒动、又一个高考备考轮回的开始。

 

位于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毛坦厂镇,因毛坦厂中学而闻名中国,毛中被外界称之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毛坦厂镇也有了个外号——“高考小镇”,而毛坦厂镇的经济,也围绕着高考展开。甚至有人说:“没有毛坦厂中学,当地的乡镇经济就会崩溃。”

 

据悉,毛坦厂中学实际是由三所学校组成,分别是毛坦厂中学、金安高级中学以及金安补习中心,三校校址相连。同衡水中学注重培养上名校的高考导向不同,毛坦厂中学更将本科升学率视为关键。

 

数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连续五年高考,毛坦厂中学的本科达线人数都超过了10000人,其中,补习中心的本科达线率更是超过了87%。2018年,毛坦厂中学高考参考人数达到了1.3万人,本科上线人数突破了1万人,对前一年惨遭落榜而来这里复读的学生而言,已经实现了鱼跃龙门。

 

∧父母在考场外等待高考的孩子

 

“你只管学习就好了。”进复读班的第一天,毛坦厂中学高三班的班主任老师通常都会对学生说这么一句话。在毛中,学生的主要任务就是提高成绩,其他的事都有人来管。围墙之外,与考生学习相关的诸多重要环节早已形成了社会分工,甚至形成了一条严密的“高考经济”产业链,推动了小镇经济发展。

 

在过去十余年间,规模化扩张的毛坦厂中学一直是当地经济最大的增长动力,在当前城市化的发展洪流中,大量因“高考经济”前来的外来人口向偏远山区小镇集中的逆流模式在这里上演着。据官方统计,截至2017年,毛坦厂镇共有常住人口6.5万,其中,本地户籍人口1.9万,人口净流入达4.6万。

 

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毛坦厂主要就三类人。第一类是当地居民,主要以出租房屋给外来人为主要经济来源。第二类是毛中的学生和来陪读的学生家长,他们是毛坦厂的主要消费者。第三类就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来毛坦厂开各种小店,为毛中的学生及学生家长提供吃喝拉撒等生活服务。

 

据媒体报道,在毛坦厂镇,毛坦厂中学学生所带来的学习、生活需求,带动着全镇的餐饮、租房、商贸等不同行业,甚至还包括服装加工厂的兴起。目前全镇共有80多家制衣厂,厂里的女工很多都是陪读的妈妈,在服装厂里工作一方面既能打发陪读的闲暇时间,也能够挣钱补贴家用。

 

此外,毛坦厂中学带来的“高考经济”催热了当地的租房市场。在镇上,租房信息遍布各地,电动车、小巷墙壁、电线杆等,只要能够贴租房广告的地方,几乎无孔不入。供学生和家长选择的房源价格也依次不等,价格最低的是补习中心宿舍,每年仅需300元,而校园外的全托陪读中心的一间房的房租则需要每年30000元左右,从宿舍、民房单间、独卫单间、全托中心再到全托酒店,针对不同的备考考生需求,皆有相应的房源供应。

 

但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有条件辞了工作来毛坦厂陪读,于是毛坦厂还诞生了一个新职业——代陪读。据媒体5月7日报道称,在毛坦厂的陪读家长石先生在陪读期间觉得无聊,开始经营代陪读,目前代陪读100多位学生,每个学生收费2万元到3万元一年,出去成本,年收入也是有100多万元。石先生每天的任务跟陪读家长别无二致,洗衣、做饭、提供住宿。

 

毛坦厂只是中国“高考工厂”的其中一个,毛坦厂的“高考经济”折射出中国家庭为孩子高考的“不顾一切”,浓浓地爱意中透露着欣慰,欣慰中流露着心酸——很多中国家庭还改不了高考“一考定终身”的老旧观念。

 

辅导书市场规模达百亿

 

不管你在哪所中学,上考前辅导班几乎已经成为中国高三考生的一个“惯例”。但让人惊叹不已的是,司空见惯的高三辅导班竟然也是百亿级的市场。保守估计,高考生每年的辅导课花销在5000元左右,那1031万高考考生花销就达515.5亿元。即使前几年每年900多万考生,这个市场也高达450多亿元。

 

除了上辅导班,买辅导书也是每个考生的标配。以高考学生必买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为例,在电商平台上查询发现一套的售价在300多元,按照今年1031万考生来算,仅这一款辅导用书就高达30亿元的市场规模。但高中三年肯定不止买这一种辅导书,按照每个考生买三套来算,高考辅导用书起码在百亿的市场规模。

 

∧ 除了上辅导班,买辅导书也是每个考生的标配

 

除了靠前培训和学习资料,保健品也因高考而畅销。为人父母都知道考生压力大,于是便开启了疯狂“补补补”的模式。据媒体报道,每年5月和6月是保健品销量最好的阶段。虽然这些保健品价格并不便宜,但经常卖到脱销,毕竟在这样的“人生大事”面前,花点钱不算什么。据报道,早在2015年,高考保健品市场的规模就已经达到了450亿元左右。

 

为了能让考生更加专心的参加高考,不少家长选择让孩子在考点附近预定酒店入住。为此,不少考生家长提前一个月就开始为考生预订房间。据携程酒店大学数据研究中心数据显示:高考期间,考点周边酒店入住率环比增长75%,房价普遍上涨了60元至90元人民币不等。其中,涨幅最高的为上海、北京等城市,涨幅超过300%。此外,深圳、广州、成都、苏州、天津、南京、西安、重庆也登上了预订热度榜的前十位。

 

途牛旅游网数据显示,从“高考房”消费情况看,家长对价格的敏感度一度降低,相比200元至300元/间夜的快捷酒店,价位为600元至1000元/间夜的中高档酒店更受欢迎,高星酒店预订量占比高达63%。

 

为抓住“高考经济”,一些酒店也下足了功夫,推出诸多专门针对高考的服务,如延迟退房、错峰打扫、定时叫醒等,还有的则为考生提供了包括营养套餐等多项增值服务。

 

此外,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穿旗袍送考。穿旗袍寓意“旗开得胜”,为了给孩子们讨个好彩头,旗袍仿佛成了考生妈妈的必备产品。淘宝旗袍店的商家们也看到了这个商机,纷纷打出“高考旗袍”的名号。其中销量好的旗袍,6月销量达到了1018件。

 

除了线上的淘宝店,线下的实体店也销量暴增。有旗袍店老板表示,原来一天卖20或者30件旗袍,而临近高考的这段时间一天能卖到70条。通过好彩头而增加销量的,除了“旗开得胜”的旗袍还有“孔庙祈福”的中性笔,印有“高考专用”的衣服等等。

 

据今年的京东大数据显示,在京东周年店庆“618促销”期间,风油精、眼部保健品类产品及“高考紫色内裤”销量均较平时出现大涨:风油精在促销期间销量较上月增长6倍;6月1日至5日,眼部保健品销量环比增长137%;而高考紫色内裤环比搜索量甚至增长了100倍。

 

旅游购物是消费大头

 

随着部分省份6月9日下午高考英语考试交卷的铃声响起,本年中国高考全面结束,“高考经济”的角逐也正式进入下半场,“后高考经济”正式登场。一系列围绕高三毕业生的“私人订制”优惠服务亦正袭来。

 

一个假期就拿到驾照的想法,在不少学生心中深耕发芽。每年6月至8月是考生学车的高峰期,报名数量能占同期报名人数的40%-50%,其中6月报名人数最多,到了8月就几乎没有人报名了。考生选择高考后学车为的就是“一个假期拿驾照”的心态,所以在6月报名的学员多一点。针对高中毕业生,驾校也推出了相应的优惠政策和配套服务。有驾校在宣传中说,考生拿准考证立减几百元。

 

占“后高考经济”一大份额的无疑还有“毕业游”形式的旅游服务。高考后与高中三年同学的一趟远游已经成为众多毕业生们心中的“必做清单”选项。据蚂蚁窝发布的毕业游调查大数据,有85.6%的高三毕业生选择在高考后进行一场毕业旅行。

 

另据京东数据,6月1至5日,京东平台上无论是出境旅游还是中国国内旅游产品的销量环比均增长超过100%。今年的第一波高三毕业高峰早在月初已有迹象。某旅行社武进分公司高级经理章红红表示,刚高考完之后,一些班级毕业生会组织城市附近几日的短途旅游。

 

据携程数据统计,应届高三毕业生的毕业旅游主要集中在6至7月,其中跟团游占48.2%,自由行占44.5%,其他游学、主题游、定制游等形式旅游占7.3%。据去年数据,毕业游花费金额都集中在3000元以下区间,1000元以下占总数三成。至于相对小众一点的游学路线,目前新东方、携程、众信及凯撒旅游等教育机构及旅游公司均有开辟游学专线。

 

高考结束后,各种购物也是每年保留的“节目”。中国大多省份在6月8日下午就结束了当年的高考考试。拼多多数据显示,6月8日晚间开始,平台涌入大量新用户;6月9日当天,平台日活用户数较上月同期增长超过1500万,较6月7日上涨接近800万。

 

相关人士表示,高考结束后,学生的购机量差不多占到销量的一半,过段时间,销售量可能还要增加。“现在买电脑和一些电子产品都有优惠,预计到8月份还将会迎来电子产品的另一个销售高峰。”

 

某家电营销员表示,每年高考过后都是电子产品的销售旺季,而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则成为购买数码产品的主力军。眼下,家长们都很舍得在孩子身上花钱,选购的手机、电脑等基本上都是最新或比较高端的。

 

另一方面,颜值经济在“后高考经济”中大行其道。拼多多数据显示,6月9日,以洁面仪、瘦脸棒、脱毛仪、电动牙刷为代表的个护小家电商品销量较前一日大涨45%,美白、瘦脸和脱毛成年轻消费者的普遍需求。甚至,近年来在高考之后,“整容”亦成为了“后高考经济”链上的一环。

 

高考成绩发布后,考生和家长又为填报志愿忙碌起来。如何在短时间内筛选到高校和专业,报考辅助机构和填报志愿App成了家长的“救命稻草”。有媒体通过相关机构了解,一对一辅导便宜的1万多元,贵的高达5万元,价钱是按小时计算,但天价的费用依然没有阻挡家长的热情。据某咨询机构相关人员介绍,还有很多家长提前预约明年的高考填报咨询。

 

“高考经济”需降温

 

虽说有需求就有市场,但业内人士表示,“高考经济”越火爆越不正常。毕竟,该消费的消费了,不该消费的也盲目消费了,浪费在所难免。而且,这些年来,围绕着“高考经济”这个特殊市场,衍生出一些畸形产业,滋生出许多乱象。

 

一方面,“高考经济”固然给商家带来了商机,对于家长和学生却没有多大好处。同样的文具换成“孔庙祈福”的包装就能够销量翻番,同样的房间贴上“金榜题名”的红条就能够坐地起价。经过商家的刻意炒作,相同质量甚至更差的产品沾了高考的边,立即就变得炙手可热,往往让家长们背负起额外的负担却享受不到相应的产品和服务,实际上这不仅无助于学习,反倒会给学子们施加更多压力。

 

另一方面,“高考经济”背后更映射着当前整个社会的浮躁、虚荣、焦虑和迷信。为了一个“666”、“777”的吉利房间号,为了一间所谓的“状元房”,家长们可以争得头破血流;同样是为了有个“好兆头”,从“连中三元”的学生文具到“旗开得胜”的家长套装,都成了许多家庭竞相攀比、追逐的对象。这些“高考订制”能够给家长和学生带来多少心理安慰暂且不提,却无疑会给考生传达一种错误的价值观念,会让人将成败假于外物而忽视自身努力,其背后那股浓浓的封建迷信气息更是刺鼻得很。

 

占“后高考经济”一大份额的无疑还有“毕业游”形式的旅游服务

 

更可怕的是,在愈演愈烈的“高考经济”大战当中,已经有些人为了抢抓利益,做起了“高考移民服务”、“大师祈福开光”、“倒卖考生信息”等明显违法乱纪的勾当,虽然受到严格监管惩处,却始终没有完全绝迹。因为有人愿意买单,反而还年复一年上演着类似的戏码。

 

高考被视为人生中第一场重要的选拔赛,而大学文凭也被当成了社会职场的敲门砖,含金量高低,则显得尤为重要。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为了孩子在高考中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家长必定是有求必应、全力投入,甚至变得不计成本。因此,许多商家瞄上了“高考经济”这块“唐僧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出现“高考经济”热应该是情理之中的。

 

“高考经济热”的现实状态,通过社会的矛盾的心态反映出来。一方面,在应试教育近乎主导教育体系的今天,面对“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家长与考生一样承担着极为沉重的心理压力。在广告的叠加效应面前,有的家长把物质条件当成了孩子前途的“救命稻草”。另一方面,一些家长虽然对“高考经济”的各类产品效果存疑,却抵不住攀比之心的拷问。其消费的主因并不完全为了提高孩子的成绩,还有不能让自家孩子输在“硬件”上的考虑。

 

有专家认为,“高考经济”火爆敲响理性消费警钟,广大家长应该用理性给它降温。作为家长,应该审时度势教会孩子正确认识金钱、正确使用金钱,让孩子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并按照自己的家庭能力和消费需求量力而行,看清花样繁多的营销手段不被其所迷惑,避免盲目的消费助长“高考经济”的畸形发展。

(责任编辑:空城)




返回首页